加入收藏
上海家電網
致力于打造家電行業領先網絡媒體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家電人物->正文

TCL李東生:要做產業報國的“敢死隊”

  9月25日,是像李東生這樣的中國企業家頗為難忘的一天。
  作為TCL集團董事長,中國改革開放前沿堅守36年的企業家把這一天看作是一個歷史性的日子。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正式公布。這是建國60多年來,中央首次以專門文件明確企業家精神的地位和價值。
  在《意見》中,用三個“弘揚”描繪了新時期優秀企業家精神的核心內涵:弘揚企業家愛國敬業遵紀守法艱苦奮斗的精神;弘揚企業家創新發展專注品質追求卓越的精神;弘揚企業家履行責任敢于擔當服務社會的精神。還提出要依法保護企業家財產權,對改革者容錯幫扶,政府重大經濟決策主動向企業家問計求策,并從9個方面提出了27條具體的意見。
  在李東生看來,這對企業家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這位中國知名實業家說,他一輩子就辦了一家企業,做了一件事。在他眼中,《意見》的出臺是對中國一直堅守的企業家們最大的肯定,也為企業發展指明了方向。
  時間回到一個月前。李東生參加了由李克強總理主持的實體經濟發展的座談會。
  李東生在會后接受媒體采訪時,就這個期限給出了自己的解釋:中國企業的規模、資本實力,與三星都有差距,但是中國企業的優勢,在于快速成長。所以,他有信心可以逐步縮小與三星等企業的差距。
  此時的李東生60歲,國內經濟的焦點是BAT等互聯網企業,經濟周期下行、投資回報率低的制造業遭受資本市場冷落。
  時代變了,制造業怎么辦?這是以制造業為主的粵商們共同的難題。但敢為人先,依舊是李東生背后的粵商們共同的選擇。
  要做產業報國的“敢死隊”
  34年前,主營卡式磁帶TTK家庭電器(惠州)有限公司去北京參展。這是如今TCL集團的前身。
  TKK是家生產卡式磁帶的小企業,那年26歲的李東生,從華南理工大學無線電專業畢業后,成為這里的第43個員工。TKK規模不大,但作為合資企業,管理模式先進。上班打卡、遲到扣薪、計件考核等措施一項不少,也更看重員工的能力和效率。
  這與李東生的特點很吻合,李東生是恢復高考之后的第一批大學生,當年報考專業時,他的班主任高昭君認為,李東生個性率真,選擇理工科不僅穩妥,也能投身實業,是“建設一國之基礎”。
  果然,高昭君的分析,為今后李東生30余年的商海沉浮,劃定了底色。
  敢想敢沖的李東生,在入職TKK后,去北京的首次銷售展會上,打破常規,改掉 “一個展柜幾把椅子”的風燭殘年式裝扮,買來彩帶彩燈,使裝飾位格外吸引眼球。當時開始磁帶銷量翻了一番,銷售額突破200萬元。展銷會上,沒有任何名頭的TTK不僅受到了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陳慕華的光顧,還引來一大批經銷商圍觀。
  1985年TCL通訊設備公司成立,28歲的李東生成為總經理。1993年,全國的彩電大戰,早已占據財經媒體頭版,李東生的大學同學陳偉榮和黃宏生,分別帶領康佳和創維進軍彩電市場,李東生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李東生以總經理的身份,講TCL的目標設定為“王牌大彩電”,開始與兩位老同學“相愛相殺”。當年,15寸、17寸電視風靡,TCL的大屏幕一出世,就贏得銷售狂潮。

  ▲2010年,TCL集團在北京展示的TCL液晶電視、平板電視。
  但李東生的雄心壯志并未滿足,他也深知、與他同樣是廣東人的陳偉榮與黃宏生,也不止滿足國內市場,“敢想敢沖”,是廣東生意人的內核。
  因此,李東生給TCL制訂三個戰略:導入CIS系統,將品牌視為核心;投入重金加大研發;三是多接觸海外企業。
  1996年底,李東生出任TCL董事長兼總裁,之后TCL先后投資成立了美國公司、創立技術研發中心、收購北京開思軟件、兼并香港陸氏彩電,TCL將產品帶到了新加坡、美國、俄羅斯,成為中國彩電出口的領跑人。
  2001年,TCL彩電躍升為中國彩電第一品牌,同年,集團銷售手機130萬臺,通訊業務營收突破30億。同時,“中國制造”也在同年迎來挑戰,當時,中國加入WTO,外企沖入國內市場,民族工業何去何從,李東生需要做出選擇。
  “TCL要做產業報國的‘敢死隊’,我李東生就是‘敢死隊長’。”為何要說“敢死隊”,因為國際市場與國內市場的發展策略完全不同,而本土企業根本沒有國際化經驗。歐美國家設置的貿易壁壘,只有跨國并購這條路可以突破,李東生就此走上“海外并購不歸路”。
  2002年,TCL以820萬歐元并購施耐德的光學儀器企業,成為第一家進入德國的中國制造企業。這筆收購,李東生名震中國政經界,成為當年的“年度經濟人物”。
  2004年,他一口氣并購湯姆遜的電視、DVD業務,以及阿爾卡特的手機業務,引發國際震動。也為李東生帶來商業生涯中,最大的一次挑戰。
  李東生的中國品牌夢
  李東生屬于“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一代人。廣東又處于改革開放的前沿,在他心中,企業家的民族責任,總會決定他的選擇。
  當年投身實業時,有老師高昭君的那句“實業是建設一國之基礎”打氣,之后在沖擊彩電市場時,也有“中國品牌夢”做激勵。
  2004年初,在討論是否要收購湯姆遜公司的電視業務時,TCL集團高管爭議不斷,反對者占多數,李東生則用“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避趨之”來做決定。在它看來,海外并購,是本土企業競爭的戰斗,沒有退路。

  最終,當年9月,李東生在中法兩國最高領導人的見證下,成為全球最大彩電生產商的老板,半年后,他又果斷與阿爾卡特達成合作,成立中國第一、世界第七的TCL-阿爾卡特手機公司。
  TCL的國際并購,被分析人士稱作“蛇吞象”,李東生本人,在贏得短暫的鮮花與掌聲之后,迅速迎來人生“煉獄”。
  TCL的國際并購,被分析人士稱作“蛇吞象”,李東生本人,在贏得短暫的鮮花與掌聲之后,迅速迎來人生“煉獄”。
  并購之后,由于對國際化標準應對不足,以及當時彩電技術變化,上述兩項并購遭遇重創。2005年,并購的兩家企業巨額虧損,TCL遭遇20年來首次虧損,18個月虧18個億,全年虧20多億元。從沒虧過錢的李東生突然陷入了絕境,半年時間瘦了20斤。
  危機并沒有那么容易過去,2006年、2007年,李東生想盡辦法,打算扭虧,但結果不盡人意,2006年虧損達到19.32億元,2007年, TCL-湯姆遜電子有限公司申請破產清算、TCL股票大跌,企業運營艱難,打江山的高管主動或被動出走,曾經的明星企業,風雨飄搖。
  媒體人秦朔的記憶里,當時的李東生非常痛苦,因為這是在中法雙方最高領導人見證下的商業活動,打退堂鼓,顏面受損,但是做企業家,決策失誤造成損失,要認輸,要校正,不抱幻想,不怕丟面子。當時身在李東生旁邊的秦朔認為,這種痛苦和矛盾外人無法想象。
  “鷹”是粵商是圖騰,困境中,李東生的《鷹的重生》出現在公眾視野,他開始對自己進行反思,他認為,全球化的步伐則是歷經磨難、終獲新生的必經之路。
  TCL開始蟄伏,除了李東生的TCL高管團隊換了幾輪,TCL曾經的主營業務砍,并,賣。李東生關掉在歐洲的6家銷售公司,先后賣掉了TCL國際電工和智能樓宇業務。他又賣掉了電腦業務,引來無數非議。
  “賣掉電腦業務是因為業務本身不好,競爭力不強,這是財務上很大的包袱,所以就處理掉了。”李東生解釋。
  收縮業務的同時,李東生努力保持TCL基本的研發投入,公開資料顯示,在2005~2007年的三年中,TCL年均投入研發費用達19億人民幣,這其中也包括兩個海外并購公司研發團隊的支出。
  2009年,李東生進入液晶頁面領域,即華星光電項目。在歷經了湯姆遜項目失敗之后,李東生花了半年時間思考是否繼續進攻,但最后他認為,如果不在面板、芯片方面進行產業鏈布局,TCL很難在全球市場和三星、LG這樣的企業競爭。
  事實證明,蟄伏之后的再度冒險,依舊是企業家進步的必備素質,2014年,TCL集團繼海爾、美的、格力之后營收躋身千億帝國。
  秦朔對這段重生之路十分感慨,在他看來,企業家就是風險和不確定性的承擔者。這樣的決策壓力只有企業家才有,對與錯,往往決定了企業的生死興衰。命懸一線的壓力,可能是企業家精神生長的最佳容器。
  參與全球化競爭
  2015年9月末,李東生在紐約時代廣場、好萊塢中國大劇院上亮相,當時,正值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
  一向低調的李東生這次上鏡的主要原因,是“將實業強國的精神和理念傳遞出去”。
  他后來在接受采訪時說,強大的經濟才可以支撐強大的國家,實業才是支撐中國經濟的脊梁。
  但此時的國內市場,卻發生了有趣的變化。
  說起電視,年輕人首先想到樂視等新興互聯網品牌,而不是干了30年彩電的TCL。
  2014年,樂視電視,在輿論的風口浪尖拿下150萬臺銷量,凈利潤3.6億。同年,TCL賣出了1700萬臺電視,位列全國第一,利潤則是樂視的11.6倍。
  但是資本市場似乎更喜歡樂視,樂視的股價是TCL的十幾倍,市值是其兩倍多。顯然,寡言少語的風格,在投資者那里不受待見。
  更廣闊地看,如今時代的焦點,是BAT,那么傳統制造業怎么辦?
  對此,李東生有自己的堅持,過去幾年,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因為投資回報率低,以及經濟下行,確實壓力比較大,外部資本進入意愿不強烈。
  但是李東生一直認為實業是國家經濟的競爭力的基礎,如果沒有實體經濟,服務業的發展會首先很大的制約。

  李東生商海沉浮30余年,見證了房地產、互聯網的興起,面對時代變化,李東生依舊選擇通過堅守實業,把TCL業務逐步擴展到全球,成為一個國際化公司。
  珠三角是中國制造業的主要陣地,這里產生了一批廣東人帶領的知名制造企業,格力集團、創維數碼、珠江鋼琴、大疆以及比亞迪集團等企業,均是在珠三角生根崛起。
  最新的2017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中國上榜企業共115家,總部位于廣東的11家,比去年增加2家,并且總數在內地各省市中僅次于北京,與美國經濟“第一州”加州不相上下。
  廣東省統計局的數據也顯示,截至2016年,廣東一批本土大型骨干企業茁壯成長,年主營業務收入超百億、超千億企業總數分別達到243家和23家。
  國內的制造業歷史,可以說就是廣東制造業的發展史,廣州、深圳、佛山、東莞、惠州、中山等制造業名城相繼崛起。
  但是粵商以及背后的制造業,如今面對時代的挑戰。全球制造業格局在轉變,國內經濟周期下行,印度等新興國家加入制造業競爭行列,廣東制造企業面臨更加激烈的競爭。
  李東生也看到:“過往支持我們走向成功的因素,未必在將來也一定能夠取得成功”。
  以身踐行
  時代變了,粵商怎么辦?制造業何去何從?李東生曾在粵商大會上給出了三點建議。
  首先,是延伸產業鏈條,按照供給側改革的精神,TCL通過上馬華星光電,延伸至最具技術壁壘的上游面板制造領域,成為大陸唯一擁有“面板-模組-整機”垂直一體化完整產業鏈的半導體顯示企業,使關鍵部件面板供應不再受制于人。
  另外,要向上下游兩端延伸,拉長價值鏈條,增強企業的盈利能力。在智能互聯網時代,只做產品的企業是很難存活的。現在TCL已經不僅只是做硬件,還開拓了互聯網應用服務以及金融服務業務,成為軟硬件一體化的智能產品平臺。
  他的第二個建議是,提升核心工業能力,增強智能化水平。不斷提升工業能力是制造企業保持競爭力的關鍵所在。到2025年,廣東省制造業將全面進入智能化制造階段。誰能在智能制造上走在前面,誰就能在未來競爭中占據優勢。
  最后建議,依舊是李東生堅持了30年沒改變的海外戰略,參與全球化競爭。國內市場已經是競爭的紅海甚至是“血海”,必須敢于走出去,努力開拓“藍海”市場。否則很難應對國際跨國公司的競爭壓力,因為像蘋果、三星這樣的行業巨頭,它站在全球供應鏈的頂端,可以調動全球最優質的資源來壓制本土企業。
  如今,《意見》出臺,讓李東生對中國制造業的前景更有信心。在他看來,落實企業家精神,首先要有理想、信念和情懷,敢于承擔風險,具有工匠精神,傳承和發揚堅韌和堅守的品格,銘記社會責任,熱心社會公益事業,要有金錢以外的追求,這樣才能夠為一個目標持續的努力,而且不怕任何的艱難和挑戰。
  這位中國企業家里的“老兵”,在36年的歲月里都是這樣以身踐行的。談到企業家精神,他說雖然艱辛,但一次次攻艱克難后的喜悅讓他更有信心。“堅守下來要有理想和情懷,要不忘初心,一直堅守才能持續地成功。”他說。

掃一掃,最新最熱家電行業動態,權威數據、專家觀點、新聞熱評盡在掌握。微信搜索“上海家電網”/“shjiadian”即可關注,期待您的點贊或拍磚!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內容均來自網絡轉載或網友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本站不承擔任何爭議和法律責任!
來源: 財經天下 責任編輯:shjiadian
上一篇董明珠另一面:喜歡美食 家務都是.. 下一篇2017全球最具影響力商界女性 董明..
驗 證 碼:
上海天天彩选四最新开奖号码